关闭

南宋至明初最流行褐色

2018-07-15 08:57:53  来源:www.0127.com-台州晚报   作者:张良

穿于赵伯澐身上的八层衣裤,体现了赵氏宗室成员的礼仪性服饰及日常穿着,一眼看出其单一的褐色系列。图片来源:中国丝绸博物馆印制的《丝府宋韵——黄岩赵伯澐墓出土服饰展》图册。

手工艺发达的南宋,印染技术相对于色彩斑斓的唐代有了质的飞跃。为什么贵为帝王之胄的赵伯澐其服色所呈现的是单一的黄褐色系?拨开历史的迷雾,我们可否窥探到南宋时期服装的原本色彩,领悟宋人的精神底色呢?

既然称浙江史上南宋丝绸最重要发现,为什么色彩单一

800年之前瘗埋于黄岩屿头乡前礁村的赵伯澐棺木被打开之时,考古人员惊讶地发现墓主人入殓的服饰竟然十分的鲜亮。文物的完好保存完全得益于南宋时期最高端的墓葬技术。南宋成套丝绸服饰依然呈现出柔软顺滑的质感,泛着无法抵抗的优雅光泽。

赵伯澐着官服风光大葬,入殓了一年四季的服饰。服饰形制涵盖了袍、衫、裤、袜、鞋、靴、饰品等,丝织品共70余件。其使用的面料较为讲究,包括了绢、罗、纱、绫、縠、锦绸、刺绣等丝绸品种,还编有精美的花卉、禽鸟等题材纹样,可谓“花重罗衫,蝶隐绫裘”。这些出土服饰是浙江历史上最为集中和顶级的南宋丝绸发现。但是,赵伯澐系列服装的色彩却较为单一,除了两件浅黄色的绫衫,其余的则是深浅不一的褐色。

色彩的神秘感是中国服饰文化的一大主要特征,集中呈示了中华民族长期以来的审美取向。“衣正色,裳间色”“服色娱目,衣饰见德”“改正朔、易服色”“五色至尊”等汉民族最本源的色彩观。使得色彩被人赋予了各种各样的复杂情感。

“为礼而饰”的儒家,确立了衣规服制的“昭名分、辨等威”功能;“文质彬彬”的孔子,将君子风范体现在道德情操上,并注重“衣人合一”的举手投足。合“礼”合“仁”的儒家观念统摄了古代社会的服饰制度,彬彬有礼的孔子则把色彩作为表现“礼”的一个鲜明符号,和服饰一起把“礼”视觉化了。

儒家关乎人道,道家崇尚天道。

心怀清风明月的道家们将“道法自然”“返璞归真”“清净无为”等这些人与自然和谐的生态伦理精神演绎得风清月朗,山高水阔。至尊至圣的老子曰:“圣人被褐而怀玉。”在榜样力量的感召下,“被褐怀玉”四字诤言为道家奉若神明数千年。

这些思想一直影响到近代,黄岩老城区桥上街西侧留有晚清光绪举人陈瑞畴的半幢老宅,其台门就书有“知白守黑”的横批,其楹联为:“学诗学礼门第,半城半郭人家。”

为什么没有大面积的强烈对比色

破冠敝褐、褐衣蔬食、披褐怀金、被褐怀玉、褐衣不完、短褐穿结、缊褐瓢箪等等。褐色,以前在汉族人中向来被认为是不好看的颜色,除了唐末,从来不曾流行,宋代竟然流行开来,这种现象应该受边疆少数民族的影响。

仁宗天圣三年(1025)诏:“在京士庶不得衣黑褐地白花衣服并蓝、黄、紫地撮晕花样,妇女不得将白色、褐色毛段并淡褐色匹帛制造衣服,令开封府限十日断绝;妇女出入乘骑,在路披毛褐以御风尘者,不在禁限。”也就是说不得穿褐色绞染的纺织品或褐色毛皮衣服。

褐色,最多是被下层劳动人民所用,但到了宋代竟要被三令五申地禁止,可见褐色已广为流行。

南宋至明初,褐色成为了流行色。元代《碎金》记载了丰富的褐色种类。沈从文先生有皇皇巨著——《中国古代服饰研究》,据他研究,在元代,服装的颜色有着严格的规定,大官着纱罗,红紫为上,青绿居中,小吏、百姓,只许用檀褐色。官员毕竟是少数,而百姓众多,于是为了能在许可的范围内用上更多的颜色,聪明的印染工匠竟然研发出名目繁多的褐来。诸如:砖褐、荆褐、艾褐、鹰背褐、银褐、珠子褐、藕丝褐、露褐、茶褐、麝香褐、檀褐、山谷褐、枯竹褐、湖水褐、葱白褐、棠梨褐、秋茶褐、鼠毛褐、葡萄褐、丁香褐,共20种。令人欣喜的是这个褐色大全,被元末明初的文学家、史学家,黄岩清陶乡(今属路桥)人陶宗仪收录在他的《南村辍耕录》卷十一写像秘诀中。对于各种褐色的配制秘方还作了标注,如露褐:用粉入少土黄檀子合……

细心的陶宗仪对颜色作了物化名状的命名,一种色彩分色出20个种类,令现代的我们目不暇接,头晕目眩。褐,在当时可能更多是中间色系的指代。

宋代的纺织技术是中国纺织发展史上的高峰,江南更是宋代纺织业最发达、技术水平最高的地区。南宋时期,台州为临安的辅郡。中国丝绸博物馆馆长赵丰认为,赵伯澐墓出土的丝织品是南宋丝织品的重要代表。

宋人承继了晚唐的风格,崇尚淡雅、质朴、清新、幽丽的色彩风格,用色技术随着印染工艺的提高更加成熟,没有大面积的强烈对比色,给人一种和谐、宁静、柔美的感觉。

从赵伯澐服饰用色来看,均是近似色、同类色的对比与调和,这样的服色搭配给人一种淡然、超脱的印象。虽然,贵为王胄的赵伯澐和那些不单纯等同于贵族阶层的文人士大夫一样,他们有自己崇高的理想与清高的品格,不求富丽而求雅致。他们会把诸如大红大绿这种强烈对比的搭配视为俗不可耐,这些事实其实说明宋人用色更加纯熟。

褐色的气质是端庄的,朴实的,它肯定不是美丽的颜色,但肯定也不是世俗之色。它是一种沉稳,一种隐秘,一种禅意。

褐的本意为粗布衣服。汉语用词上一般拿它来形容不好的东西,如:

士大夫喜欢什么色

时装是时代之镜。

从中国服饰文化发展史来看,宋代可谓是由追求“错彩镂金”转向以“初发芙蓉”为美的分水岭。

赵伯澐入殓的服饰多为广襦宽袖的燕居之服,且纹饰考究,是当时士大夫阶层流行的服装。从随葬的南唐君主李昪祭天所用的投龙玉璧、制作精致洗练的水晶环佩、古朴典雅的螭龙圆璧以及沉香香合、道家念珠等文玩雅器可以感受到他生前浓郁的文化气息。他应该是剃须熏衣、衣着讲究、风流倜傥的文人雅士。

两宋的时代文化气氛培育出一个规模庞大的士大夫阶层。宋代是文化大繁荣时期,那些强烈的文人气质渗透到服饰文化中,则表现为含蓄内敛,崇尚朴澹自然,追求清新儒雅的文人风度。

松风、野岚、竹影、溪声,身着宽大飘逸的服装忘情于山水之间成为了士大夫向往的生活方式。追求平淡形成了士大夫的服饰观。

自然优美的纹理、温馨淡雅的色彩、质朴飘逸的罗纱、优雅端庄的款式、诗意般的设计。赵伯澐数身服饰让人温暖、放松,清新、自然。我们期待现代复原技术的早日运用,届时,长袖盈空的“赵老先生”向你穿越而来。

责任编辑:余彩虹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