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“犟书记”余华

2018-07-09 16:24:09  来源:www.0127.com-台州日报   作者:徐 平

余华(前)和村党员干部一起参与义务劳动。通讯员 范骄龙 摄

每当夜幕降临,天台县始丰街道官塘余村的党建广场上,人们或乘凉聊天,或载歌载舞,那一派欢乐祥和的氛围,将邻村的村民也吸引了过来。

“以前村里哪有那么热闹,一到晚上连狗也不叫!”村民余正同说,“刚开始我不相信他有这本事,现在我不得不相信!”言语中,这位八旬老人对“他”充满了钦佩和信任。

他是谁?他就是官塘余村支书余华。2011年,余华首次当选村支书,当时村子“百病缠身”,村集体负债近20万元,是全县排得上号的复杂村、落后村。一身犟脾气的余华不相信落后是永远的,在7年多时间里,他发动村党员干部,敢较真,敢碰硬,敢担当,使一个烂摊子进入全县党建先进村行列,目前村集体经济结余约200万元。余华也被评为省“千名好支书”。

团结才能凝聚一切力量

“就算是一盘散沙,我不相信它无法凝聚”

大约有十几年的时间,官塘余村选出的“两委”主职干部都很有个性,彼此互不相让,开会就吵架,甚至拿起凳子砸。群众也跟着闹起了派性,不同派的村民路上遇到了也不说话。虾、天鹅和梭子蟹朝三个方向拉车,发展成了原地踏步。

2011年年初,恰逢换届选举,在外经商的余华回家参选,他说:“生意耽误几年不要紧,村里不发展就会错过一代人。就算是一盘散沙,我也不相信它无法凝聚!”巧的是,当选村委会主任的余华强与他年龄相仿,也有着同样的心思。

余华和余华强背后是两个不同的支持派别。当选后,余华主动找到余华强,两人掏心掏肺,相约“同唱一个调”。见两人走近,双方的支持者半路上截住他们,骂他们是“叛徒”,两人扛住压力铁心做“好搭档”。

新班子趁热打铁,按照轻重缓急,排出了三年发展规划。会上,大家你看我我看你,都想瞧瞧村支书、村主任是真团结还是假团结。这时余华说了:“今天的大事,我一个人说了不算,村主任说了也不算,以后村里的大事全部通过民主决策,大家一起决定,决定了就全力去落实。”那一次会议,会风很和谐,有讨论,没争吵,少有的团结氛围让人看到了希望。

经过几十次会议、活动的磨合,年轻一辈的关系慢慢融洽了,这时,余华又设法调和老年人之间的关系。村里有许多留守老人,平时缺少照顾。他募集资金建起村老年生活照料中心,让老人在一起吃饭、看电视、下棋。

将相和,干群和,邻里和。昔日吵吵闹闹,如今热热闹闹,村里单是舞龙队、舞狮队、洋鼓队、排舞队、门球队等文体团队就建起了7支。

发展才能解决一切问题

“就算是一块白地,我不相信它不长庄稼”

多年没有发展,村民们对实事项目特别渴望。村里没有集体经济收入,这对余华是个考验。

他也知道难,但他很坚决:“就算是一块白地,我也不相信它不长庄稼。”

    村中心有个戏台,前面有个垃圾堆,杂草丛生,余华决定由此下手。他排除阻挠,在十天时间里,收回了被村民侵占的空间,将戏台前的1000多平方米全部硬化,变成一个小广场。

    干部敢“亮剑”,村民就服气。村“两委”齐心干事,感动了村民和乡贤。余华在第一届任期的近3年时间里,村里建成了综合楼、公园、老年活动中心等10多个项目,总投资300多万元,其中村民和乡贤捐款达80多万元。

    “好就是好,差就是差,我就直来直去。你要问我干部好不好,我实话实说,从解放到现在,都没余华他们事情办得多。”村民余维龙说。

    吃过“无米之炊”的苦,余华对村集体的“造血”功能分外看重。然而,为了更长远的发展,他却做了一个全村人跌眼镜的举动。

    第二届任期时,余华稳妥处理了村内一厂房业主与村民土地产权的纠纷,业主同意将一处地面建筑赠予村集体。村里重新对外招租后,获得了80万元/年的净收入。依靠这块收入,村“两委”在村庄建设中大施身手。然而,在去年的消防、环保检查中,该厂房被鉴定为不合格。

    顶着风险继续出租,显然行不通。余华彻夜难眠,沉思过后,他力排众议,提出了“不以消防安全、环境为代价”的主张。在多方说服解释后,村里召开村民代表大会,全票通过了厂房拆除决议。去年12月底,建筑面积1.2万平方米的厂房被整体拆除。

    执著才能突破一切困扰

    “就算是一座大山,我也不相信它无法翻越”

    官塘余村有13个小山头,1000多村民就聚居在几个山头的东南面,民宅建在高低不平的山地上,户户有落差。

    地理位置不算优越,但余华谋划着建设美丽乡村。党的十九大提出“实施乡村振兴战略”后,余华的心更热了。

    有人笑他痴人说梦,有人说他异想天开,这些风凉话余华一笑置之。他说:“就算是一座大山,我也不相信它无法翻越!”

    村里矛盾最多的是建房问题,建设美丽乡村最迫切的是房屋安置事宜,当时有不少村民认为时机尚不成熟。但余华说干就干,他和新一届村“两委”干部一道,依照规划,在村内调剂了22亩土地用于安置房建设,并以成本价优先安置无房户、缺房户。

    年初,村里在充分酝酿后交村民代表大会表决,有61名代表参加了无记名投票。出人意料的是,方案全票通过。

    5月初,余华参加一个“乡村振兴”座谈会,在了解到邻村一名村主职干部在重大项目落地过程中知难而退后,他的嗓门顿时就大了:“乡村振兴就应多做民生工程,如果争取来的好政策、好项目无法在本村落地,何谈乡村振兴?越是困难,我们越是不能甩手!”

    余华提议周边的村庄抱团帮扶,为困难村的重点项目征地工作加油助威,推动重点项目及早落地。到6月底,该困难村涉及的项目用地已丈量完成。

    当上“村官”后,余华基本上没时间去打理手头的生意。这7年多来,不少村民替他惋惜,他推推鼻梁上的眼镜,憨憨地说:“现在我们支部很有号召力,大家都愿意为村里做事吃点亏。我自己亏一点无所谓,我觉得这是自己人生价值的一种体现吧!”

责任编辑:泮非非
相关阅读